湖北30选5玩法|湖北30选5开奖结果今天
分享
中新經緯>>

德銀將成下一個雷曼?專家:歐洲銀行業重組勢在必行

2019-07-10 18:44:01 第一財經

  德銀將成下一個雷曼?專家:歐洲銀行業重組勢在必行

  德意志銀行(下稱“德銀”)上周末宣布的“徹底重組方案”給市場帶來的沖擊還在持續。

  根據此次方案,德銀將大規模收縮、重整全球業務,包括裁撤大量交易部門、退出股票銷售和交易業務、減少固定收益銷售和交易業務的資本金、2022年前在全球范圍內裁員1.8萬人、創建第四個業務部門“壞銀行” 來處理740億歐元的風險加權資產等。

  如此“壯士斷腕”的重組計劃令市場近年來對其衍生品產品頭寸過高、風險敞口過大、已實質性破產、可能成為下一個雷曼兄弟的擔憂再起。

  德銀衍生品風險敞口再引擔憂

  “我們正在打造一家更能夠賺錢、更精簡、更創新且有韌性的銀行。” 德銀首席執行官克里賽奇(Christian Sewing)在此次寫給員工的話里如是說。

  但市場似乎不以為然,9日德銀歐股股價已跌至6.5歐元。而在金融危機前,德銀股價一度曾達112歐元。

  市場對德銀的重組計劃前景存疑之余,德銀長期被詬病的衍生品產品風險敞口的擔憂也再次被提及。

  根據德銀2018年財報披露,其衍生品總頭寸為43萬億歐元。6月初,德銀的5年期CDS還曾達到歷史高位433點。

  事實上,對于德銀衍生品風險敞口的擔憂早非一朝一夕。摩根大通在2013年曾做過計算,德意志銀行的衍生品交易規模頂峰時超過75萬億歐元,是德國GDP的20倍。

  德銀的衍生品頭寸還曾引起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關注。2016年6月時,IMF曾發布報告指出,在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中,德銀“似乎是系統性風險的最大凈貢獻者”,一旦德銀發生風險,其對全球的溢出效應將相當巨大。

  2016年初,德銀出售應急可轉換債券(Contingent convertible bond,CoCo債)用于補充銀行額外一級資本充足率時,2016年9月底德銀高管們聚集華盛頓試圖與美國政府官員就2008年金融危機前不當出售抵押貸款支持證券(RMBS)的罰款進行談判從而引發少數對沖基金公司削減了在德銀的多余資金和頭寸,降低對其衍生品交易的風險敞口時,這一問題多次被提及并給市場造成波動。

  經濟學家多德(Kevin Dowd)曾指出,和許多銀行一樣,德銀采用三層結構對其資產估值:第一級資產為最可靠資產,適用于交易型資產,估值基于市場交易賦予的公允價值;第二級為非公開市場交易型資產,如RMBS等,通常在模型中輸入其他市場價格并進行校準后得出估值;第三級資產最為復雜,通常為流動性較差的信用違約掉期類產品(CDS)以及債務抵押債券(CDO)等,即所謂的衍生品。此類資產因市場數據雜亂、難以搜集等問題,其估值甚至無法用模型估算。

  顧問公司Viola Risk Advisors的亨得勒(David Hendler)稱,德銀的形象正變得像雷曼一樣,而考慮到德銀的利潤處于低位,其第三級資產對該行的資本基礎構成了重大風險。與其他銀行相比,德銀的第三級資產與一級普通股的比率處于較高水平。

  爆雷風險暫時有限

  雖然德銀的衍生品風險敞口時不時引起市場擔憂,且曾多次引起市場波動,但不少分析師認為,德銀將成為下一個雷曼的斷言恐怕言過其實。

  事實上,德銀名義上的衍生品合約金額雖巨大,實際資金規模則小很多,衍生品的名義金額也并不能代表銀行實際面臨的風險。衍生品合約一般是代客持有,執行保證金制度,一般在損失超過保證金20%~30%時就會強制平倉,銀行本身不會遭受損失。

  德銀首席風險官李維斯(Stuart Lewis)在2016年接受采訪時就曾表示,德銀衍生品的風險被嚴重高估,盡管衍生品的名義金額敞口達到46萬億歐元,但這只是其名義金額,實際上德銀的衍生品凈敞口遠低于此,約為410億歐元。

  此次,德銀在9日晚間的聲明稱,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按國際財務報告準則(IFRS)統計,德銀衍生工具本金為3310億歐元。參照美國同業所使用的主凈額結算協議,且依循IFRS準則,以凈額口徑計量,德銀的衍生工具交易本金實為210億歐元。如主凈額結算協議適用且依循IFRS準則,并綜合考慮已收質押,以凈額口徑計量,德銀的衍生工具交易本金將由3310億歐元降至210億歐元。

  其還表示,德銀正積極對沖凈持有衍生工具的交易敞口,以進一步降低實際經濟風險。

  中金海外策略師Kevin Liu分析稱,德銀此次重組的原因主要是由于持續的業績下滑壓力,由于擔心這一激進的重組計劃能否成功以及在轉型后股票交易和銷售能力喪失后是否會造成進一步的客戶流失,市場對于這一計劃的反應并不積極。

  不過,他指出,從目前市場交易的主要銀行的CDS來看,包括德銀在內的歐洲主要銀行并未面臨與2016年初一樣的大幅風險敞口。“目前德銀對于各類衍生品的名義敞口為42.5萬億歐元左右,按照目前市場價格估值仍為凈的正向估值。”

  但他也坦言,并非完全沒有風險,若后續金融市場再度出現大幅波動,很可能會使得其中的一些敞口再度蒙受損失,正如2016年油價大跌和美聯儲緊縮后導致的情形類似。

  彭博行業研究資深行業分析師Alison Williams和助理分析師Neil Sipes則指出,德銀的大規模重組是最好的選擇,后續還需要持續關注資本相關問題,而此次其取消2019~2020年股息,并將CET1目標從第一季度的13.7%降至12.5%,目的是避免從外部籌集資本,且應能在其到2022年底需要做出的74億歐元累積支出的情況下提供一些緩沖。

  事實上,就在公布重組計劃前不久,美聯儲于6月底公布的2019年銀行業壓力測試的第二輪結果顯示,德銀美國分支也順利通過了今年壓力測試。美聯儲理事、負責銀行業監管的副主席夸爾斯稱,本次測試認可了德銀改進后的內部管控措施。

  歐洲銀行業需進行更大的整合

  雖說市場對于德銀的擔憂有些過慮,但鞏固、整合歐洲銀行業以及全球銀行業穩定性在一些分析師眼中卻是非常必要的。

  渣打銀行主席維納爾斯(Jose Vinals)在近期參加歐洲金融論壇(Europlace Financial Forum)時表示,如果要在金融危機后再次蓬勃發展,整個歐洲大陸的銀行業需要進行更大的整合。

  他稱,金融危機以來許多國際和歐洲地區銀行的大型重組“還有很多需要及可以去推行的(空間)”。

  “這點對歐洲更甚,歐洲有許多規模非常大的銀行正在推行非常重大的變革,但也有許多小型銀行機構給歐洲銀行業帶來過剩產能。”他稱,“隨著時間的推移,需要對這些銀行進行整合,使得只有那些最合適、最有盈利能力的、能夠覆蓋資本成本的,業務可持續的銀行機構才能存活下來。”他坦言,這需要徐徐圖之。

  在2019年銀行業壓力測試的第二輪結果公布后,夸爾斯曾表示“美國金融體系具有韌性,最大型銀行比2008年金融危機之前強大得多,即便在經受嚴重沖擊后也能很好地支持經濟。”然而,在德銀公布此次重組方案后,昨日他稱,美聯儲可能會提高壓力測試場景的透明度,尋求關于修改資本緩沖的建議。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本周二在波士頓聯儲舉行的壓力測試會上也稱,對美國大型銀行的壓力測試必須不斷加以調整,并讓企業保持警覺,否則今年的測試可能無法讓金融體系為下一次衰退做好準備。

(編輯:王永樂)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京ICP備17012796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8513525309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7-2019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湖北30选5玩法 澳洲幸运机器人公众号 饥饿鲨进化破解版 福彩26选五开奖结果 二肖中特期期准2019 2018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46期六开彩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45期开奖结果 广东时时诈骗 雪缘足球比分 22选5大星彩票走势图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