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30选5玩法|湖北30选5开奖结果今天
分享
中新經緯>>股市>>正文

一度爆雷的股權質押融資又火了 券商開始壓低門檻搶客

2019-04-06 20:16:28 券商中國

  一度慘烈爆雷的股權質押融資又火了!奮不顧身的券商開始壓低融資門檻搶客,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記者 程大爺

  我那個還在大學讀書的大侄子,上周給我介紹了一單20億的融資大生意。

  他打電話跟我說,他有個富二代同學認識一家很有背景的大公司,這家公司正在為自己一筆20億的閑置資金尋找出路,對借款人的要求也不高,就是信用評級要高,有擔保物,出得起10%年利率,如果一次借5個億,利率還可以再低點,8%甚至7%都行。

  然后,大侄子壓低聲音跟我說,大伯父,人家答應了,事成之后,中介費1%,算一下就是2000萬啊,您只要動動嘴皮子,找到一家公司把這錢給借了,要抵您老打一輩子工啊。當然了,你得分一半給我。

  聽完電話后,大爺我笑得合不攏嘴,天上掉餡餅啊!

  當然,這個“餡餅”不是一個可以賺2000萬的大生意,而是,終于掉下來一個可以給我那個有志于未來從事金融行業賺大錢的大侄子上一課的機會。

  我首先是表揚他雖然學的是物理專業但是心里還是裝著金融市場的宏大格局。

  然后我感謝他為大伯提供了這么重要的商業信息,我表示,會去聯系一下有沒有既符合要求又有資金需求的機構。

  最后,我給他分析了一下當前的融資市場,有一個無解之難題,要是誰能解開它,可能賺到的就不止2000萬了,賺2000億也不是難事。

  啥無解之難題呢?簡單一點說就是,信用評級高還有擔保抵押物的大公司,它融資渠道多了去,融資成本也很低,哪里會借這么高資金成本的錢呢?要知道,前一陣子銀行間的隔夜拆借利率也就2%左右,根本不缺錢啊。

  而那些真正缺錢的公司,信用評級能高到哪里去?有抵押的話,也不用那么高的資金成本呀。

  所以說,這個大買賣注定做不成的原因正在于:你哭著喊著想把錢借給他的公司,人家不缺錢更不會接受這樣的利率;那些削尖腦袋想要借你錢又愿意出高息的公司,一般來說信用程度高不到哪里去,有抵押物估計早就押了,你又不敢把錢借給他,這生意怎么做得成呢?

  大侄子恍然大悟,說我明白了,這個讓我們做這個生意的機構,要么是個騙子。要么是個傻子。

  我趕緊引導他說:這就對了!大侄子,人家不過是想騙你請他吃包辣條而已啦!

  掛掉大侄子的電話后,大爺我也有點困惑了,現實的場景是,看起來到處都是“水”,但是,那些“干旱”的地方還是嚴重缺水啊!

  比如說,那些由于股權質押而陷入流動性危機的上市公司大股東們,盡管隨著春節后快速發展的一波大行情,股價多少漲上去了一截,危機部分得到了緩解,但是,離實質性解決問題還有很長的一段路程要走。

  2018年雪崩式的股價下跌,導致股權質押業務規模做得大的券商和銀行都面臨巨大的信用業務壞賬計提風險,結果導致了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券商與銀行集體猛烈收縮這塊業務的規模,再加上監管部門對股東質押比例的限制,各路“紓困基金”口惠而實不至,即便是拿著大把股票的上市公司大股東,依然是續期無門,借錢無路,陷入每日都有債主催收的苦逼窘境。為了還錢,有的老板不僅變賣資產,有的甚至還跑去借高利貸,資金鏈還是繃得很緊。這么多年一直以為這些大老板都是“黃世仁”,有一天我們上門去討債時,卻明顯感覺他們一夜之間變成了“楊白勞”,真是世態炎涼啊!

  正在大家仍然為股權質押風險捏把汗的時候,開年以來視股權質押為燙手山芋的券商陣容開始出現分化,忽然跑出來幾家“奮不顧身”的券商,向驚魂未定的大股東主動伸出雙手:他們不要我要!

  一個微妙的變化正在上演。

  股權質押業務又成券商香餑餑了?

  截至周四,A股歷史性地連續拉出13根周陽線,打破此前保持了多年的12周連陽紀錄。牛市來得太突然了,有1000多萬的休眠賬戶“蘇醒”,從散戶到機構,還能繼續保持淡定是件困難的事情。

  其實,自從春節后快牛行情啟動,部分券商的風險偏好就一下子提升了好幾個量級,比較明顯的是,從三月中旬開始,券商的股權質押融資業務就出現了逆轉式的恢復。

  據中國基金報記者調查發現,年初以來的連續上漲極大地緩解了去年集中爆發的股權質押風險。去年一度停滯的券商股票質押融資業務又重新恢復展業,甚至有幾家大型券商近期已降低融資門檻,大幅提高了單一標的的融資規模。

  由于市場疲弱,去年不少券商收緊甚至暫停了股票質押融資業務,導致融資門檻大幅提高。

  然而,此一時彼一時也。

  據中國基金報記者了解,某上市券商總部甚至發文明確降低內部股票質押的風險控制標準,這些措施包括降低融資主體門檻,上調質押率,大幅提高單一標的融資規模,實施更具競爭力的市場化利率。

  上調質押比例單家上市公司整體質押比例不超過50%,單一大股東(持股5%以上)不超過75%,而此前的比例是不超過是60%;小股東可以更高;上調質押率,從此前的3-4折,現在上調到5折左右,具體如主板4-5折,中小板3.5-4.5折,創業板3-4折,根據具體公司情況再進行調整。大幅提高單一標的融資規模,之前最高2億,現在最高增至5億元。主動降低融資主體門檻,對融資公司的財務要求也降低了,此前是近3年不能虧,近一年5000萬的凈利潤;如今近3年內有2年不虧,近一年歸母凈利潤有1000萬就可以入池了。

  該券商相關負責人向中國基金報記者表示,雖然目前股權質押這塊業務與融資融券業務相比,需求量相對小一些,但股權質押業務現在是券商的重點業務。

  一家排名前五大的頭部券商三月初就已經放開股票質押業務并部署跑馬圈地搶占客戶了。

  大券商領跑,小券商緊跟。

  一家小券商也表示2019年重點推進股票質押業務,“自有資金投放,折扣合理(3-5折,具體一票一議),成本較低,資金成本在9%以內”。

  記者調查發現,雖然還有個別券商表示并未降低門檻,但已重啟股票質押融資業務的券商,開始陸續降低門檻,大家打法都差不多,區別只存在于某些具體細節。

  據證券行業資深人士分析,去年股價暴跌造成股權質押業務險象環生,很多證券公司都大幅計提股權質押的減值準備,因此,各大券商急劇收縮股權質押融資業務,對上市公司大股東質押單票的比例、金額、利率要求很高,規模上只降不增,相當于變相暫停了這項業務的新增,“投入那么大的資金冒那么大的風險,只賺那么丁點兒的利息,簡直就是傻子所為”,“賺的是賣白菜的錢,操的是賣白粉的心”,有些券商還信誓旦旦地說,今后絕不做這樣的“傻事”了。

  然而,這是一個名利場,只要有賺大錢的機會,有人連“海誓山盟”都可以拋諸腦后,改變一下“信仰”又算得了什么?又不是沒有改變過,在一根大陰或者大陽線面前,散戶不都是沒有任何心理陰影就變過來了嘛。

  市場一漲,看問題的角度立馬就不同。

  現在券商大力發展股權質押業務的邏輯變成這樣了:去年上市公司商譽爆雷、業績利空出盡,經過一年多的下跌,股價打了二折三折,估值更加便宜,杠桿資金基本出清,做股權質押融資業務的環境轉好,是時候調整思路抓住機遇期,把股權質押業務的市場份額做大。

  如何評估股權質押融資業務的風險報酬比?

  股市繼續漲,股民的信心繼續爆棚,券商的信心看起來也是水漲船高。

  據某券商統計,自去年10月A股“政治底”出現以來,迷漫市場的恐慌情緒得到了有效遏制,各項挺市措施的出臺,讓股權質押的風險得到有效化解,目前存量股權質押融資的股票價格要跌到警戒線需股價跌幅達40%,而到達平倉線需股價跌幅50%。

  據太平洋證券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3月底,約有4.98萬億股權質押未解押,占全A總市值的 8.16%,較2月中旬的5萬億和9%均有所小幅減少。

  目前質押比例均值為16%,中值12%,仍有130 家上市公司質押比例超50%(2018年3月12日質押新規規定,單只股票整體質押比例不得超過50%),但質押比例較高的上市公司數量已較前期減少。

  據測算,截止2019年3月底,高爆倉風險的質押筆數占比已較小,僅14%,在近1個月的時間里,較2月15日的28%顯著減少,此外高爆倉風險的未解押市值也僅有1.4萬億、占比28%,較2月15日的2.2萬億、占比44%顯著改善,顯示目前局部高爆倉的個股風險也得到了顯著緩解。

  股票質押新規從去年3月份開始實行,至今已超一年。這一年時間,利空出盡,不少上市公司股價跌無可跌。市場的回暖,在2019年這波行情里,不少面臨平倉的公司股價恢復,警報基本上解除。對后市行情預測與政策預期都比較樂觀。

  各家券商對春節后市場的急劇變化反應速度完全不一樣。有些反應慢的,總是想等等再看,等上市公司一季報完全披露,再做一些內部流程的調整,然而,先知先覺的券商卻已經搶先一步,迅速付諸行動。

  在別的券商大力發展這塊業務的時候,如果還堅持收緊,業務落不了地,就會錯失機遇期,最后搞得公司利潤增長落后于友商,就不好看了,股東那邊不好交差。

  某位業內專業人士坦言,部分券商在對行業形勢的判斷上多數時間都是盲目的,缺乏理性的,要么盲目樂觀,要么盲目悲觀,業務布局上缺少遠見與大格局,說穿了,這些券商就是一些情緒化的大散戶。

  這些券商的判斷能力總是有問題,都是著眼于趨勢判斷而非價值判斷,說到底,都在搞投機取巧。

  有一些過度悲觀的券商在三月份還在繼續大幅削減股權質押規模,到期不給展期,各種手段逼著上市公司大股東趕緊還款,甚至在大盤反彈到3000點之上反而逼得更兇,上門催收時劍拔弩張,氣氛十分緊張。

  對于這種如“翻滾過山車”般變幻莫測的股權質押融資業務政策,券商一線機構業務人員無所適從,詬病頗多。

  大家困惑的是,對于券商來說,股權質押融資業務到底是一門單純的類銀行貸款的信用業務,還是基于上市公司全方位業務機會的機構業務?

  大家觀察到的情況是,當券商爭先恐后地搶占這塊業務的時候,他們是把它當做機構業務來布局的。

  當發現這項業務不斷暴露風險的時候,他們又只是把它當做是單純的信用業務。

  有些上市公司基本面沒有任何問題,由于大股東股權質押出現流動性風險而導致投資者對公司的不信任而紛紛拋售股票,結果,股價下跌讓大股東的質押危機雪上加霜,惡性循環,有些大股東泥足深陷,無力自拔,逼債的絡繹不絕,搞得比楊白勞還要痛苦。

  這種情況下,該如何平衡短期風險防范與長期客戶關系的維系呢?

  或者說,究竟該如何看待股權質押這項業務的風險報酬比呢?

  在前幾年,市場高位橫盤,不溫不火,面對逐年下滑的傭金率和萎縮的交易量,各家券商都把資本中介業務視為增加收入的重要抓手,兩融利息收入成了經紀業務的主要收入增長點,而股權質押利息收入也成了機構業務的收入金礦。2016年~2017年,券商在股權質押業務領域展開激烈的競爭,動用了包括降低融資利率,降低質押門檻,提高質押股票的折扣比例,加大對股權質押一線承攬人員的獎勵等一系列手段,日夜與銀行和同行爭搶股權質押融資蛋糕。

  當年券商主動降低利率也要爭搶上市公司大小股東股權質押業務,甚至不賺錢我要搶,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券商瞄準的是這些機構與高凈值個人未來的其他業務機會,是借助股權質押業務來擴大機構客戶的市場份額,

  可悲的是,有些券商的短視、盲目、羊群心理,讓他們的行為跟散戶沒啥區別。

  股價在天上的時候,別人樂觀他們更樂觀,別人貪婪他們貪婪,于是,在最應該看到風險的時候,他們看到的是機會,一哄而上,惡性競爭,都聲稱要看長遠,要看未來,無視自身的風險承受能力,不顧一切地把杠桿加到盡,其實就是為了短期撈一把罷了。

  市場的整體估值已經跌倒歷史極值了,而一大批上市公司股價已經跌去百分之八十甚至九十,不僅水分擠得干干凈凈,血都擠出來了,按理說,這個時候是最應該看到機會了吧,結果。他們反而被慘烈的下跌嚇得落荒而逃,滿眼都是風險和危機,在上市公司股東最艱難的時候,不僅不幫客戶想辦法,還要墻倒眾人推,甚至于落井下石,這個時候,也不再考慮這個股東和他控制的上市公司未來還有可能為自己提供多少機構業務機會,只顧著先把欠款要回來再說。

  屁股指揮腦袋,一線分支機構深知營銷來一家上市公司和大股東客戶有多么不容易,深知在這樣的時點上逼迫客戶還錢等于與客戶決裂了,以后的生意該怎么做?但是,總部相關部門才不會考慮這個問題,由于各自的考核和利益訴求完全不同,一線與總部的矛盾是顯而易見的。

  就會出現這樣的結果:一線分支機構營銷來一個機構客戶前后要花好幾年甚至10年時間,而總部相關部門“毀掉”這個客戶只需要10分鐘。

  他們會莫名其妙地忽然反思股權質押融資業務不是券商該做的,而應該是銀行的業務范圍。

  事實上,一家上市公司大股東股權質押融資業務的風險報酬比,不應該只考慮單一的融資業務,而是這家上市公司和大股東未來還有哪些業務合作的機會。

  當然,在進行這項業務之前,對該公司的質量和大股東的個人信用狀況甚至人品都需要進行盡可能詳細的調查與評估。

  對目前仍然為了結負債的上市公司大股東,也要區別對待,重點在于該上市公司本身的質量、盈利能力和業務前景是否繼續值得信任,大股東是否有積極配合還款的誠意與計劃。

  對那些上市公司業務正常發展,只是暫時出現流動性困難而不能按時還款的大股東,還是要盡力幫助他們度過難關。

  畢竟,券商跟銀行還是不同,上市公司和大股東對銀行來說,僅僅只有融資業務機會,它可以做一錘子買賣。

  而對于券商來說,不要只做一錘子買賣,需要從培育與維系長期戰略合作機構客戶的角度,盡可能幫助客戶想辦法,一旦客戶度過難關,未來可能會有一系列的業務機會。

  所以,股權質押融資業務還是要回歸“不僅是信用業務而且是機構業務”的初心,不要因為市場一發生變化,我們就心旌搖曳,方寸大亂。

(編輯:萬可義)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京ICP備17012796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8513525309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7-2019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湖北30选5玩法